大連政府補貼咨詢:84712007
文章
  • 文章
搜索

博主资料

東大Psy
  1. 博主:東大Psy
  2. 职位:班主任
  3. 简介:心理咨詢師的培訓是一次重大的心靈成長之路。在培訓教材里,會講到對生活有實際指導意義的最實用的知識。心理咨詢師的國家職業資格證書,是從事心理行業的國家法定證書,只有取得此證書才能合法的從事心理咨詢工作。心理的學習會使你的人生從此開始變得輝煌、精彩。
  1. 今日访问量:1
  2. 昨日访问量:0
  3. 总共访问量:96477

最新评论

暂无内容

正文

如果當時父母這樣培養,你的閱讀絕不會像是現在這樣浮躁[2016-05-31]

文:采銅|壹心理專欄作者

大家好,我是采銅,我是一位心理學者和自由寫作者。閱讀、學習、思維這些領域是我主要的研究和寫作的方向。

對于閱讀,想必都比較關心。而在閱讀這個領域,據我了解,恰恰是有一些誤區在的。

很多家長對孩子的閱讀有一種用力過猛或者說過于功利化的態度,就像我這次講座,之前宣傳的標題是《如何閱讀才高效》,這個題目是個幌子,可能只有這樣取題目,更多的人才愿意來聽。實際上,閱讀為什么要追求高效呢?這是個偽命題。閱讀貫穿了人的一生,是人生體驗的重要組成部分。人生的目的是高效嗎?你更想要的是高效的、像發動機一樣的人生,還是幸福的、自足的、快樂的人生?相必,大多數人會選擇后者。那么閱讀也是一樣的。

所以讓我們回到一個基本的常識,什么是閱讀?閱讀就是一種自由的游弋。

我看到一些新聞,說現在針對孩子的國學班很流行,很多家長要求學齡前的孩子去背《四書五經》。支持這種做法的有很多理由。但不管什么理由,都違背了上面這個常識:閱讀是一種自由的游弋。你讓孩子去背他無法理解的東西,是一種強迫、一種灌輸,這不是教育。

我之前看張中行先生的《文言津逮》這本書,很受觸動。張中行先生是對中國古典文化涉獵頗深的大家,他這本《文言津逮》是教導文言初學者的入門經典。書里有一章的題目叫《循序漸進》,講的是讀古書的順序應該是什么樣的。總的原則就四條:由淺而深、由少而多、由慢而快、由借助到自力。那么什么樣的古書是淺的、什么樣的是深的呢?張中行先生說,一般情況下,可以“先今而后古”,就是先看比較晚近的文言,比如清代的書,肯定更易理解一點,基礎扎實以后,再看比較早的。另外呢,還可以“先記事而后說理”,比如可以先看史書或者小說之類。按照張中行先生的思路,顯然先去讀、去背四書五經對孩子來說并不是很好的選擇。

循序漸進是教育的常識,但是很多人一到實踐中就忘了,到了對待孩子的時候就因為別的原因把常識給忽略了。這是不應該的。中國古代的經典當然要看,但是要考慮孩子是不是到了他可以理解的程度。林語堂先生寫過一篇很著名的文章叫《讀書的藝術》,里面有很多關于讀書的真知灼見。其中有一段話是這么寫的:

“當一個人的思想和經驗還沒有達到閱讀一本杰作的程度時,那本杰作只會留下不好的滋味。孔子曰:‘五十以學《易》。’便是說,四十五歲時候尚不可讀《易經》。孔子在《論語》中的訓言的沖淡溫和的味道,以及他的成熟的智慧,非到讀者自己成熟的時候是不能欣賞的。”

讓孩子去閱讀不應該是一種灌輸。不應該是一種強制。而是應該讓孩子在書海里探索,去找到既符合他接受能力的、又能激發起他興趣的讀物。林語堂說:“風味或嗜好是閱讀一切書籍的關鍵。這種嗜好跟對食物的嗜好一樣,必然是有選擇性的,屬于個人的。 ……教師不能以其所好強迫學生去讀,父母也不能希望子女的嗜好和他們一樣。如果讀者對他所讀的東西感不到趣味,那么所有的時間全都浪費了。”

讀書這件事有大體兩種情況,一種是被迫地讀,一種是主動地、自愿地去讀。顯然,我們應該盡量讓孩子進入后一種狀態。當代有一位作家和藏書家,學識很淵博,叫黃裳。黃裳先生回憶自己小時候的讀書經歷。他很小的時候,家長也讓他去讀四書,但是他沒興趣,這種閱讀是被迫的。而他自覺自愿去讀的第一本書是《紅樓夢》,但是《紅樓夢》他也讀不大懂,他喜歡看的只是書里的插圖而不是文字。所以看了一小部分就不看了。接下來真正引發他強烈興趣的一本書是《封神演義》,因為他覺得土行孫很奇妙,可以在地里面鉆進來鉆出去。看了《封神演義》之后又看《聊齋》。其實這兩本書都被他父親列為“禁書”,他是偷偷拿來看的。他的讀書興趣就是這么培養起來的,后來就愛書成癡,一輩子看了很多很多書,也買了很多很多書。而且很奇妙的是,他的古文功底就是從《聊齋》這樣的書里培養起來的,他沒有去專門學文言的句法、語法,而是在看《聊齋》的時候去猜,猜出了文言的功底。這也是興趣的作用。

我知道很多學生喜歡去讓年長的、有學識的人來列書單,很多老師、專家也喜歡列書單。但我覺得書單的意義并不大,因為你列的書單只是展現了你個人的閱讀趣味。而每一個讀書人,是應該培養起自己的讀書趣味的。當他在書海里遨游,他會漸漸知道自己更想看哪些書。好的書單的價值是給學生一個最初的引導,可能真正起作用的只是書單里的兩三本書,然后學生在這種最初的引導之后就會自己找書看了。他就不需要書單了。

順著自己興趣去讀的成長經歷,有一個很棒的例子,就是張佳瑋。張佳瑋,大家都叫他張公子,年紀輕輕就已經出了很多書,文筆很好,知識量非常大,寫文章信手拈來。他在知乎上曾介紹過自己早年的讀書經歷,全是憑著自己的興趣,自然而然就讀了很多書。他讀幼兒園時的主要讀物是連環畫,小學時讀的是《楊家將》《說唐》《三國演義》《東周列國志》還有金庸的全部14部作品。因為金庸,而對大仲馬開始感興趣,在小學畢業的那個暑假,一下子看了很多大仲馬的作品,接下去看了很多西方名著,其中不少作家是把他們的全部作品都通讀一遍。你可以想象,一個少年,一頭扎進文學的天地里,肆意遨游,無拘無束,是一種多么暢快的感覺。

所以可以這么說,閱讀是個人心智自我引導的最佳方式之一,一旦一個人在書海中嘗到了樂趣,那么不需要其他任何人的強制、約束甚至引導,他就可以自己成長、成熟而富于智慧。

所以對于家長來說,最重要的,可能就是幫助孩子培養起這個興趣。用心理學的話來說,就是形成內部動機。而如果家長的處理方式不當,讓孩子在閱讀時體驗到一些負面的體驗,感覺受到約束、強迫或者受挫,那么他的內部動機就很難培養起來。

我從小就愛逛新華書店,因為家里比較窮,不大買得起書,所以我就經常在新華書店站著看書。二十多年的新華書店是沒有座椅的,不像現在條件這么好。那時我在書店一站就是大半天,而我媽就陪著我站這么久,而且她不會建議我讀什么書,她會站在離我遠一點的地方,任憑我逛、任由我挑。如果不是她在我很小的時候,陪著我在書店里站著,我的讀書的興趣不會從小就建立。后來,當我的年齡可以在圖書館辦借書證以后,就經常泡圖書館了。

剛才講到,一個孩子,讀什么書,應該是自由的。接下來講,他讀書的方式,也應該是自由的。

我們都知道李敖讀書有一個“大卸八塊”法。就是他買書總是會買兩本一樣的,一本用于收藏,另一本會把它撕掉,把其中有價值的部分剪下來,變成他的知識碎片。所以書是可以撕的。還有,書上可以劃線,甚至用不同顏色的筆畫,可以寫批注,甚至涂涂畫畫,都可以。我小時候被教導,對書要愛惜,看完一本書還要讓它整潔如新,這其實不對,因為對書真正的“愛惜”,是把書上的東西消化吸收、進到自己的腦子里,這是對一本書最大的尊重,而不是表面上的,去守護書這個載體。

還有讀書是不是都要從頭開始看,一字不落地讀到尾呢?這也不一定。書的質量良莠不齊。很多書太水了,完全沒有認真看的必要,你只要快速瀏覽,甚至跳著讀就可以,找到對你有價值的幾個點就可以了。如果你認認真真去看沒多少價值的書,反倒是浪費時間。我們很多人,特別是學生,對待“書”會有一種仰視的態度,以為凡是能印成書的,總是值得去學一下的。其實真不是這樣,書里面垃圾特別多,垃圾書特別多。你應該用“平視”的眼光去對待書。

當然好書也特別多。光去看那些好書,一個人一輩子也看不完。但是我們讀書的一大挑戰是,要在一個更大的全體書的集合里去挑選適合自己的有價值的好書。這個過程就必須要包含快速瀏讀和跳讀。沒有這個海選的過程,你就沒法自己去發現足夠多的好書。

還有,讀一本書的順序,是可以完全由你的興趣甚至心情來決定,并不一定是從前往后看。你可以看完第一章后直接去讀最后一章,你也可以隨機地挑選一章來看,或者找到書中你特別感興趣的段落,然后以此為基點往前后擴展來讀,這種方法叫“楔入式閱讀”。法國思想家羅蘭·巴特寫過一本書叫《戀人絮語》,這本書的寫作方式,就是讓你隨意打開某一頁開始看都可以,它是由很多思想、感覺和語言的碎片構成的。而這種碎片恐怕就是世界的本來面目。

我有一個觀點是,“閱讀一本書,就是走入一個多維的空間”。一本書是由很多層面、很多維度的東西復合而成的。而當你讀一本書的時候,往往只是注意到了書的其中很少一部分。所以一個好的讀者,要學會試著從不同的視角去閱讀一本書。蘇軾講自己讀書的經歷,有一個“八面受敵法”,他說:

“卑意欲少年為學者,每一書皆作數過讀之。書之富如入海,百貨皆有,人之精力不能盡讀,但得其所求者耳。故愿學者,每次做一意求之。如欲求古今興亡治亂,圣賢作用,且只以此意求之,勿生余念。又別作一次,求事跡故實,典章文物之類,亦如之。他皆仿此。此雖愚鈍,而他日學成,八面受敵,與涉獵者不可同日而語也。”

這段話什么意思呢,“每次做一意求之”,“勿生余念”,也就是說每次從一個側面或者視角去切入一本書。這種目光是偏狹的,但正是這種偏狹會讓你對這本書有更深刻地理解和收獲。

著名的教育家、出版家也是知識非常淵博的王云五先生,他讀書的特點是,會從書最后所附的索引來讀,因為他覺得從索引來看書的內容,更容易建立起知識的脈絡。還有,你也可以專門去讀一本書的腳注,可以只去欣賞它的插圖,可以去摘取它的用詞(比如木心作品中的用詞就很值得研究和學習),也可以專門去研究一篇小說的開頭和結尾。

讀書可以采取的方法和視角是無限多的。我國有一位語文教學的專家叫曾祥芹,他在二十多年前就編過一本書叫《閱讀技法系統》,里面列舉了108種閱讀方法,但我覺得還沒列舉完。實際上我覺得,讀書無定法,無招勝有招。一個人讀書的方式越靈活、越有創造力,他從書里收獲的東西就越多。所以在讀書的方式上,我們應該鼓勵孩子用沒有束縛的、自由馳騁的方式去讀書。

這是“閱讀是一種自由的游弋”的第二層含義。

這句話還有第三層含義,就是“閱讀”并不僅僅是讀書。其實讀這整個世界也是一種閱讀,你用讀書的方法去讀書以外的東西也是閱讀。

比如,著名學者金克木先生提過一個“三讀”的觀點,他說自己不僅愛“讀書”,還喜歡“讀人”、“讀物”。他還說他喜好用讀書的方法來讀人和讀物。

另外,對于一個建筑師來說,他從書本上學到的東西恐怕是很有限的,他更需要走近一座建筑,以及進到它的內部去觀察,他才能學到一個建筑師所需要學的東西。墨西哥有一位非常杰出的建筑設計師叫杰西卡·雷可瑞塔,他年輕的時候很有幸跟格羅皮烏斯見了一次面。格羅皮烏斯是誰?有些人應該知道,他既是一位建筑大師,又是包豪斯學校的創始人。年輕的雷可瑞塔問格羅皮烏斯,應該怎樣學習建筑。格羅皮烏斯的建議是:“盡可能多地去旅行”。這個建議改變了雷克瑞塔的一生。他后來回憶說,大學里的教授雖然也告訴過他建筑是什么,但是他內心對建筑的深刻理解還是源于自己對建筑的親身觀察,“那些關于色彩、比例的概念,那些關于墻體運用的知識,都來自于墨西哥的城市和村莊”。

我昨天和一位新認識的朋友聊天。她很厲害,24歲就成了一家著名時尚雜志的主編。而令我驚訝的是,她說自己不喜歡讀書,以前讀過的書很少。不過馬上我又理解了,她作為一個時尚達人,肯定是對視覺的、圖像的東西更感興趣。然后我問她,“你的主要的信息輸入的渠道是什么”。她的回答是,跟很多比自己年長的人聊天,買很多很多衣服,走很多很多城市。我覺得這個答案真是太棒了。

還有一點是,今天我們很多的閱讀可以是多媒體的閱讀,可以是多種途徑的復合式的閱讀。比如,我們可以在看書的同時,也去網上看一些相關的圖像和視頻,可能體會會更加地深刻。一次我看梁文道的一個讀書節目《一千零一夜》。這個節目的第一集是講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。只見梁文道先生穿著一件風衣,走上一座天橋,開始講,“每個人都會做夢是不是?”然后他繼續邊走邊談,講一個當代普通年輕人的夢想,再談到20世紀初葉美國人的夢想,然后切入到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。我看著他在北京的夜幕下朗讀這本小說的片段,感覺兩個國度、相同的思潮跨越時空的撞擊和共鳴,很有感覺。

所以我想,在這個時代里,我們的閱讀是可以更加開放式、更加多元的、也更加立體的。雖然書的世界很浩瀚,但書之外的世界也很浩瀚。除了書以為,還有很多很好的東西值得我們去“閱讀”,兩者并不沖突,而是可以互補,共同開拓和構建我們的精神世界。

也就是說,如果愿意的話,你可以在這個世界中自由地游弋。而作為父母,我覺得父母能給孩子最好的禮物,就是讓他能在這個世界中自由地游弋。

因為這種感覺實在太棒了。

阅读(879) ┆ 评论(0)
发布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换一张
技术支持: 大連東大人才管理服務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
北京快乐8官方平台 小视频网站 太原按摩包吹 南昌麻将手机版 祥富金融 夢幻邂逅 幸运双星 最新东京热天天 长沙一条龙桑拿服务 贵州11选5 陕西11选5 一点山西麻将外挂 2013nba快船vs灰熊 以前的美女麻将单机 辽宁35选7开奖公告 台湾麻将和广东麻将 椎名由奈miad632中文字幕